承受著看不到,摸不著的痛,會有多痛?!
時間一長,對著已經麻木的痛楚,快分不清痛是難受還是痛快。

該有的歡笑都被莫名的痛楚掩蓋,剩下的只是苟延殘喘的一絲苦笑。

我讓孤寂開口說話。
將一切所有一一撬開,一絲不掛的呈現在痛楚的面前。

不再沉默的公開孤寂背後的不為人知。孤寂說她並不孤單,只是喜歡一個人的時光。
那是一個不必在乎其他人的空間,是一個沒有不簡單的國度。

最重要是在這裡說話不必理會他人聽懂與否。

看吧,我讓孤寂開口說話。


我讓狂歡閉上了嘴巴。
是的,再怎麼自大的狂歡,在沒有人的情況下,她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東西。

不論這一刻的你擁有全世界的目光聚焦,所有的疼愛都好,也許下一刻就會變得無比的寧靜。
狂歡前的期望讓狂歡後的一切更顯得異常的落寞。

最難的是你知道所有人並不是為你而狂歡後,最後該留下的是莫名的痛楚還是一絲苦笑。

看吧,我讓狂歡閉上了嘴巴。


看不到的痛,摸不著的痛,或許痛得痛快些並不是件壞事。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ohnoh 的頭像
johnoh

john o. 壯。事錄

johno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