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方的茫然,只是眼前被遮蔽了,欲看,卻顯朦朧;欲聽,更顯吃力。

遠處傳來清脆聲音,讓心更光亮,就會看到被遮蔽的,不會再迷糊。

不知傳來多少遍,不知聽了多少回,不知付出了多少努力,眼前的依然不變。

活在對一個人而言是如此遼闊,一望無際的世界。原來這藍天白雲外還有以光年計算的距離。

我心越是壯大,軀體越是飄渺,大自然可以把我的身軀帶走,卻無法帶走我堅定的內心。

愛,讓一切變得偉大,讓所有生命感受活著的愉悅,但卻無能為全部得到寬恕。

流浪的眼睛,失去了流淚的知覺,換來了無數的珍貴畫面,留不下的會被刪除於無聲無息中。

呼吸那一刻,我感覺到肌肉瞬間膨脹,我感覺到靈魂伴隨著氣在體內流竄,我知道這將會延續到停止呼吸那一刻。

那發自內心的道歉,我聽到,真誠的聲音;那毫無歉意的臉孔,我看到,這世界最無恥的表情。

明明,驚人的,都是無形的,知道,全都知道,卻在最需要控制的時候失控,後悔,徹底後悔,在無法挽回的時候懺悔。

陽光照亮前路,我等必需加快腳步,定得趕在夕陽西下到達目的地,明明,路在前方,卻是無盡。

夜幕漸垂,地面飄著寒氣,直竄腳背,針刺般肆虐著毛孔內的神經,明明,路在腳下,卻是無形。

我們用著渺小的身軀,扛著無形,背著無盡,明明,走向虛無,卻暗自竊喜,喜於形色。
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ohnoh 的頭像
johnoh

john o. 壯。事錄

johno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