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,17歲告訴了我兩件事。


但,沒有告訴我,心情可以用天氣來形容。

17歲的你,當時的心中是烈日高掛的晴天?還是微風輕飄的晴天?
是雷電交加的雨天?還是落著小雨點?
或許是飄著細雨的晴天也不一定。

不管是甚麼天氣,17歲的我,是有無限可能的歲月。



那年,17歲告訴了我兩件事。


但,沒有告訴我,愛情可以用時間來衡量。

17歲的你,愛情已悄悄來到你門前嗎?敲門的是住在你心中的他/她嗎?
你渾然發覺前一秒的靜如止水,這一秒却波濤洶湧,試著平復心情,即被突如其來的暗湧捲入漩渦之中。

不管用多少時間,17歲的我,是有無限可能的歲月。



那年,17歲告訴了我兩件事。


但,沒有告訴我,親情可以用珍惜來擁有。

17歲的你,叛逆已把你當成好朋友嗎?友情已凌駕於親情嗎?
你為了更了解這位好朋友,對他言聽計從,却懵然不知身邊的親人已流下多少淚,哭過多少回。

不管珍惜或擁有,17歲的我,依然是有無限可能的歲月。

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經過了無數的歲月後,我才想起⋯⋯那年,17歲告訴了我兩件事。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


那年,17歲告訴我的第一件事⋯⋯



17歲說,無限可能不是給歲月的。
我愣住,彷彿這一路走來的歲月的無限可能是那麼的真實,現今卻又顯朦朧。

我錯過了甚麼?
沒有。
沒有遇過的又何來錯過?!

她忘了。
忘了我這一路走來的路上所存下的我的回憶。
忘了我這一路走來的路上所丟下的我的憤怒。
忘了我這一路走來的路上所收下的我的感動。
忘了我這一路走來的路上所放下的我的悲傷。
忘了我這一路走來的路上所留下的我的腳印。

或許,無限可能不是給歲月的。
但是,無限可能是給我自己的。





那年,17歲告訴我的第二件事⋯⋯



17歲說,這是完成的結束,也就是未完成的開始。
我迷茫,感覺所謂結束的完成意旨何事?所謂開始的未完成又有何隱意?

我到底不明白甚麼?
沒有。
這對17歲來說過於沈重了。

當你還在摸索著完成與未完成時,原來,完成的早已結束,未完成的早已開始。
似乎與真實中的模糊不清不謀而合。

開始吧,開始繼續你自己的未完成。





經過一系列的雲淡風輕後,你會在驀然回首之際發現讓你一路走下去的感動。







原來,是那年17歲和我們的約定⋯⋯
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ohnoh 的頭像
johnoh

john o. 壯。事錄

johno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